员工风采
人大商院 梅园苑 | 重置人生,梦启华能

微信图片_20190916090623.jpg

梅园苑

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会计学学士

现就职于华能贵诚信托计划财务部



我的高考:中等生的“超常发挥”

说来有趣,高考是我高中三年考的最好的一次。我既不是名列前茅成绩斐然的“学神”,也不是废寝忘食手不释卷的“学霸”,成绩中游,从来都不是老师和校领导重点关注的“好苗子”。所以我的高三生活相对轻松,在按部就班中重复着上课、做题、考试……直到临考前几天,别人好像都整装待发了,我反而在抓紧刷题,觉得好多参考资料还没做完。虽然与大部分人相比显得猝不及防,但是好在我没有紧张,从未想过一蹴而就,也没觉得惴惴不安。反而满心欢喜地期盼着迎接高考结束后没有作业的暑假。

查到自己成绩是671分的时候,我第一反应是:“今年这个分肯定偏高,上清华北大肯定得700要多分吧!甚至于我同学听闻我的成绩都难以置信的叹息今年高考水涨船高,因为她有20分的少数民族加分也只到660。直到班主任给我打电话做思想工作,让我“冲一冲清华北大”,我才反应过来我这原来是“超常发挥”了。


大学生活:一半遗憾,一半收获

也算意料之中,我取得了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的录取通知书。离开家乡贵州兴义,满怀期待地踏入人大的校园,结果发现迎接我的是俗称“东风破”的宿舍楼,实在是名符其实。在宿管阿姨纯正的老北京口音的欢迎下,我踏入了这个即将度过四个春秋的宿舍:上下铺的构造、紧凑的连体衣柜、整个宿舍公用的两张小桌,颇有些艰苦奋斗的感觉。令来自南方的我更为震惊的是“公共澡堂”,没有独立卫浴,硬件条件的简朴,一下子就把我从对大学的美好幻想中拉回了现实。

然而,比起大学里的课业压力和竞争压力,生活条件上的不尽如人意根本不值一提。在缺乏老师和家长监督的大学环境,自学和自律是最重要的品格,可惜这个道理是在我被各路学神学霸碾压后才领悟到的,这也是我大学最大的遗憾。所以大三下学期论文写作课的老师找我聊天,问我未来的打算,说觉得我挺适合读博的时候,我只能尴尬答道:“谢谢老师,我的成绩不能保研”。其实我也不是多想读博,只是在得到肯定的一瞬间反而觉得有些惭愧,觉得自己辜负了老师的期待。

比起遗憾,更多的还是收获。作为一个高考“超常发挥”考上人大的学生,刚开始确实很吃力,但正因为差距和压力的存在,才产生了催人奋进的动力,让我在不断的积累与历练中收获了更多的成长,最辛苦,也最充实。大学这四年,在求是楼刷过夜,在漫咖啡蹭过网、在明法台阶吃过瓜、在毕业晚会的舞台上打过酱油,从大一的小鲜肉变成了大四的老腊肉,各种酸甜苦辣的经历都化作回忆,成为珍藏一生的礼物。


毕业选择:在不断“试错”中成长

随着上一届师兄师姐的毕业,我们这一届也晋升为本科中资历最老的一批人,大家纷纷面临着出国、保研、考研、就业的选择。由于家里经济条件普通、我的成绩也不占优势,我能选的,也就是考研或者就业。在大环境下,我也就盲目从众地开始了考研的准备。

在这期间,我看到一个师姐所在的互联网创业公司招募团队合伙人的信息,我心里跃跃欲试。于是,经过一番沟通、面试、创意演示,我顺利加入了这个团队,从产品经理开始做起。创业团队的优点是大家能力很强,可以快速学到很多东西,从事的工作比较富有创新性,能够最大限度的实现个人的创意和想法……可创业团队的缺点也是显而易见的,待遇不稳定、人手不足、缺乏成熟的运作机制和规章制度、没有边界的工作内容、比“996”更长的工作时间……三个月后,我总算认清了自己并不适合创业公司,于是选择了退出。

紧接着,我从一个极端反弹到了另一个极端,萌生了回贵州老家做公务员的想法。一是因为这时候回头准备考研已经来不及了,二是爸妈总是有意无意地劝我回家工作。于是,我在校期间就顺利地通过了选调生公务员的招录程序,安心等着毕业。

毕业季画上句号,我终于回家,在爸妈的笑脸中,在亲朋好友的走访中,家乡的一切还是那么的熟悉,只是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只知道开学念书、放假玩耍、过生日吃蛋糕、过年领压岁钱的小孩了。选调生的政策是需要首先到基层锻炼两年,我被分配到一个离家不远的乡镇的党政办公室工作。党政办作为各级政府开展工作的一个信息中心枢纽,就像一个通道,承担着上传下达、综合协调的作用。事实上,党政办的工作是十分繁杂琐碎的,所以党政办的同事几乎都是天天加班,常常忙到顾不上吃饭也干不完活儿,而且每天常常被临时性的事务性工作安排占据了大部分时间,以至于无暇处理日常性工作和手里不断积累的五花八门的任务,往往到了最后时限才着急得鸡飞狗跳,每天都忙的晕头转向,却也忙不出个所以然。对我而言,这样被动的工作模式和日常状态让人非常没有安全感,就像骑在没有缰绳的马背上疾驰,丝毫无法掌控自己前进的方向与节奏,时间越久,越令人感到恐惧,就更别提成就感与满足感了。几个月下来,我越来越确信这不是我想要的事业和生活,终于下定决心选择了辞职。

辞职的后果是与爸妈的持续冷战,在几次沟通对话无效后,为了避免更多的冲突,我搬出了家一个人住,靠自己大学的一点点积蓄维持着生活,一个人住的时间里各种状况不断,也让我体会到了爸妈操持家务的不容易。

转眼到了年前,因为一次回家时和爸爸又发生了口角,我一气之下就说不回家过年了。巧的是,第二天我就看到之前去大理旅游住过的一家民宿招义工的消息,我顺利拿到了义工的名额,一路坐了大巴、高铁、渡船,在年前两天到了位于大理洱海金梭岛上的这家民宿。民宿老板也是曾经的北漂,辞职后和朋友来到大理,在苍山洱海间设计建造了这家民宿。来之前我以为民宿主人的日常应该很悠闲,静坐在落地窗边,沏一壶茶,看云升云落、渔船海鸥。来了才发现,常年在岛上的人并不会觉得这些风景有什么特别,也体会不到游客在岛上体验到的新奇与快乐。民宿主人的日常也并不轻松,既要操心店里所有的大事小事,又要在大理旅游业整体衰落的趋势为下一步的出路伤脑筋,常常独自对着电脑皱眉,头发也白了小半。约定好的一个月时间比想象的漫长,突然明白了假期之所以美好也是因为短暂,无所事事的“闲暇”一旦拉长也会丧失魅力。


遇见华能:沉下心,再出发

可能所谓成长,就是在试错中不断反思,在反思后更好地继续前行吧。过去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我在不断“试错”中体会到了理想与现实的差距,真切感受到了从大学过渡到社会的艰难,从结果来看似乎是有些一事无成,但过程中确实也收获了太多新的认知和感悟,也逐渐认清自己想要的是什么。

正当我收拾好心情准备重新出发时,加入华能贵诚的机会也恰巧出现在了我的眼前。华能贵诚信托计财部的招聘贴吸引了我,公司基本情况介绍里写着:“信托行业翘楚,国资背景,外企管理模式,总部坐标贵阳观山湖区;工作氛围好,人才济济,良师益友众多”,这与我此时心目中理想的工作如出一辙。除了看好行业及公司发展、专业背景对口、工作地贵阳离家近房价低等各种客观现实因素外,“工作氛围好,人才济济、良师益友众多”这点最让我心动。所谓近朱者赤、近墨者黑,对于刚踏入社会,就像一张白纸的毕业生来说,能够引导、促进自身不断学习进步、保持赤子之心的工作氛围和工作伙伴是至关重要的,也是我在当时的几个工作机会中最终选择了华能贵诚的原因。求职中不乏优秀的竞争者,所以我在等结果期间一度感觉“凉凉”,直到某天下午邮箱里弹出offer时,我才开心得手舞足蹈,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

接下来的几个月,是我与工作和同事相互磨合的过程,在这个过程中,我仿佛是一个在大人的注视下蹒跚学步的小孩,真是经历了不少的笑话与波折,才从爬学会走、再从走学会跑……所有的东西都是从零学起,对于大家稀松平常的事情,到了我这就是一个新的重难点和易错点,所以特别感谢计财部的前辈们,对我给予了最大的包容与耐心,不厌其烦地解答我的许多问题,毫无保留地教给我各种理论知识和经验教训,常常一语点醒梦中人,让我少走了很多弯路……计财前辈们的提点指教与关心爱护,如春风化雨般悄无声息地滋养着我,当我第一次有条不紊地结束一天的工作任务时,我才在满心欢喜中惊觉了自己的进步。

工作上一点一滴的经验积累让我越来越对工作感到适应,日常里相互间的关心问候让我越来越觉得计财部像一个家。最重要的一点是,在与大家的日常协作与应对各种临时性情况的紧急作战中,我看到了所有人严谨认真、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:绝不容忍一分钱的差错,绝不推卸责任回避问题,也绝不会抱着侥幸心理敷衍了事……这样的工作态度一天天感染着、影响着我,让我对“做好工作”越发感到敬畏。我想,也正是这种公司上下都怀有的“如履薄冰、如临深渊、如临大敌”的敬畏心,驱使着每个人在自身岗位上倾注心血、深耕不辍,把工作做到极致、再把“做到极致”标准化和日常化,才为公司一路以来乘风破浪、完成一个又一个看似不可能的目标,提供了最坚实的底气与动力。


重置人生,梦启华能

与华能贵诚的相遇,对我来说是一个重置人生的故事;而与华能贵诚的同行,相信将是一个用行动书写梦想的故事,这个故事刚刚开始,未完待续……